蓝墨色

面.十一月呆滞.想扩列.包:

【关于最近的本子举报事件】
先进行一下简单的科普
这个事件的起源是原耽作家深海太太因举报进狱的事
举报她的人是烨风迟
这个人首先是抄袭了深海太太,被发现指责后怀恨在心
对深海太太的本子进行了实名举报
然后这事上了新闻,随后陆陆续续有同人本被人举报,贴吧也逐渐有人开始教导怎么举报之类的
(差不多科普到这里

再来跟大家说一下被举报的罪名
贩卖淫秽物品
无执照出售物品
前者r18本和一些色气向的容易被举报
后者大部分都要中招,但是太太们自身注意找有营业执照的就好了

【关于r18本】
首先我建议现在这段时间多多帮太太们关注那些举报贴
①我们可以及时通知太太去将作品下架
②下架后太太们如果现货已经印完的可以选择微信/闲鱼等方式售出
注意点:务必慢点出货,寄快递的时候多包几下
③如果有被查处的太太先让店家停止印刷,把家中的本子先寄到存放之类的地方

一。为什么可以用这个方法呢
第一,深海太太之所以进狱,很大的原因就是烨风迟选择的是实名举报
(科普:匿名举报指的是不具名或不署真实姓名的举报,如有的举报人在举报信中不写自己真实的姓名、单位、联系电话和地址,而只是写上化名,也就导致了匿名举报的处理效率会相当的慢)
(科普:实名举报指的是举报人使用自己的真实姓名,通过来信、来访、电话、传真、电子邮件等形式,向纪检监察机关检举、控告党员、党组织及行政监察对象违纪违法问题的行为,而且现在大部分城市支持实名举报,处理效率也就会比匿名要高)
事实上目前的举报人,特别是网络的很少选择实名举报,这就给了太太们一个撤离的时间,碰上实名也有一定的时间,不过实名很少会公布在网上

二。在这种情况我们应该直接撕对方吗
在早上发出去的时候有小天使说如果最后不行就直接撕
其实我也很想23333
但是我明确的告诉各位,绝对,绝对不能这么做
第一.如果当时有太太在被举报,她们收到的牵连会增大
第二.你自己本身也会被牵连,甚至有可能影响到你的现实生活,你的家庭等等
第三.这件事说到底我们处在下风,因为限制性的罪名太多了,我们目前也不好直接去撕

三。除了偶尔看举报贴帮太太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
我们目前可以做的有三件事
第一,在一些人举报失败,也就是太太很好的撤离后,我们可以选择举报回那些人
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 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尽量的跟身边确定不会举报的人科普反举报的办法,以保证更多的人清楚这件事

第三,声援太太们,目前很多太太都是想要出本却又怕出事,这种时候我们只能尽力的声援,多帮自己的本命太太打听消息,也不要大肆宣扬

最后跟大家说一下,目前同人圈跟日本以前的宫崎勤幼女连环杀人案的情况有点像
当时的情况就是媒体大肆宣扬了宫崎勤是个御宅屋,无意间,或者是有意的把宫崎勤的罪名引申到了【宅】这个群体
深海太太的事件被报道的也是说【武汉90后研究生写色情低俗小说】
最后社会会不会对同人有什么看法我不知道
可我们等不到EVA
所以我们不要等,不要沦落到要等EVA的地步

希望太太们都是好好的,各位圈子里的天使小可爱也要好好的
感谢

目前我遇到的被举报的有瑞金本雷安本欧相本
我列表说安雷本也有被举报的
所以tag都打一下抱歉
如果打扰了可以评论区说一下我把tag删了

失而复得

依旧的短文


刘邦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刚进到家门口就听见浴室的水流动声,笑了笑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然后直接打开浴室门。

韩信看了下镜子,镜子反视出刘邦的样子然后继续闭上眼睛继续用手弄着头发,让洗发液快点被冲走。

刘邦打开了浴室里面的玻璃门背拥着韩信,下巴放在韩信的肩膀上,韩信也停下手头的工作也顺便关上了水龙头,把双手的手掌放在刘邦的手背上。

“今天怎么那么晚回?”

“公司加班,都快累死你家老公了”

韩信听见这句话耳朵都红了,刘邦见状起身咬着韩信的耳根子。

之后的事咱们就不说了,大家都是明白人。

邦信就以这种生活方式在一起了六年

第七年

“我先出差了,你在家要乖乖的哦”刘邦穿着西装拿着行李站在家里的玄关处对韩信说

“知道了”韩信用围裙擦了擦刚洗完碗的手,亲了刘邦一口却被刘邦反亲。

亲完后,刘邦用手指刮了下韩信的鼻子说了句“小妖精,回来就收拾你” 就走了

剩下一个满脸通红的韩信在家。

某晚上

“老婆,我下周三的飞机”刘邦在电话里头说

“真的?要我去接么?”韩信无视了那个称呼直接问

“不用了晚上10点的飞机,你在家等好我回来就好了,随便洗完个屁股等我回来~”刘邦一如既往的调戏着韩信

韩信听完直接挂了电话,韩信:哎呀 好气啊

下周三 晚上

韩信随便煮个菜,然后打发下时间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韩信醒了发现床边还是空空的就急起来在家里找刘邦结果依旧是没有就打开电视转去新闻那边去。

“昨晚的加拿大飞机失联,飞机场这边说明……”韩信听见加拿大飞机失联这7个字之后,后面的话都完全听不见了,整个内心回弹着加拿大飞机失联,半响之后立马拿起手机给刘邦打电话,怎么都打不冲。

韩信崩溃了,他坐在地上默默地哭了起来,回忆也拦不住,在韩信脑海里播放着有关刘邦的回忆。 韩信和刘邦的家现在只有电视播放的声音还有水滴掉落在地的声音…

晚上

韩信在浴室洗着澡,想着重样的时间,地址,人物,你怎么就不在了呢?刘邦…

韩信忍不住再次落下了眼泪。


----------喜欢Be的小姐姐们可以在这停了后面就是He了----


估计韩信想的太入迷,也没听见浴室手把扭动的声音也没听见关门的声音。

“想什么呢,宝贝想到落泪了,心痛死我了”刘邦的声音响起,韩信转过身子看见一个完好无损的刘邦站在他面前

“刘邦?!你不是飞机失联了么”韩信惊讶着说还认为是太想刘邦出幻觉了

“什么飞机失联?你活在梦里吧?信信,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好想你”刘邦亲吻着韩信的嘴唇,把韩信压在墙上顺手关了手龙头然后继续亲吻着韩信直到他缺氧才松开,可手却不安稳在韩信身上游动。

“哈啊…季…好热”韩信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没有力气而且还越来越热。

刘邦直接一个公主抱,抱起韩信走出浴室扔在穿上,然后就压下去(这地方跳过1万字)

完事后,韩信无力的靠在刘邦身上,后花园还流淌着乳白色的不明液体。

“邦,你不是说你周三的飞机么?”韩信调整下自己的呼吸系统问

“我看错了,是周四的飞机,怎么?生气了?”刘邦亲口韩信的额头问

“我今天早上看见周三的飞机失联了,我就以为…恩…”韩信体内的液体的流动引起了韩信的一声喘息

“难怪你还在浴室里哭,原来是这样”刘邦想了下,再次把韩信压在身下,亲吻着他脖子说“对不起,韩信我太想你了而且你现在还有力气所以…”

“不要啊…”韩信的声音随着水声再次在房间里响起………


----------end---------

不会写肉qwq

我才不会说 这是我洗澡洗着洗着洗出来的文

刘邦把他的物什慢慢插进韩信的身体,直到完全插入的时候,韩信本能的仰起头舒服的叫了一声,不过很快回过神,立马拿手臂捂住了嘴,脸红到耳根都红了,眼睛还看着地板,仿佛地板好像有什么稀奇的东西一样,刘邦看着韩信这一系列动作,噗嗤了一下,然后用很宠溺的眼神看着韩信然后将韩信捂着嘴的手拉开,轻轻的吻了韩信的嘴角。

请你抱抱我……(亮瑜)

ooc注意

诸葛亮所在的蜀汉公司不知道为何忽然忙起来,弄的诸葛亮回到家不是倒头就睡就是在公司加班,理都没理过自己的恋人:周瑜。

周瑜所在的公司相反来说就比较轻松,几乎是一上班把工作做好就能发呆的地步,而且收入也很稳定。

被诸葛亮冷落禁欲了两个月的周瑜就不爽了。他就专心等他的休息日,等了一个星期,休息日终于来了。

休息日早上11点

“唔……”诸葛亮被太阳照到了翻过身继续睡觉,一手拍在床的那一边惊讶的发现,没人…

“公瑾……”诸葛亮懒懒的喊了句,没人应。

“公瑾?”诸葛亮睁开眼看了看房间没人,只能下床打开门看下,却看见正在拿早餐回房间的周瑜。

“诸葛亮你醒了?刷牙吃东西”周瑜拿着早餐叫他去刷牙洗脸。

“嗯。”诸葛亮回到房间走向厕所。等他出来的时候周瑜已经坐在单人沙发上看书了。

“………”诸葛亮也没说什么,坐在凳子上低头吃完早餐,准备会公司把剩下的工作补完然后向刘备申请假期。刚准备去换衣服却被周瑜抓着袖子。

诸葛亮回头一看,满脸通红的周瑜看着他。

“孔明……那个……那个……请你抱抱我!”周瑜有点不敢正视他的眼睛,然后很大声地说出来,结果脸就更红了。

“抱抱?抱哪?这里?”诸葛亮被吓一跳,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抱着周瑜,手在后背游动。

“呜……去床上……”周瑜头埋在诸葛亮的背膀上说

诸葛亮一个公主抱抱着周瑜走到床上,狠狠的把周瑜摔在床上然后坐在他身上,三两下把自己身上的睡衣脫掉,露出他常年以来锻炼的完美肌肉。



















咳咳,后面的事咱们就不多说了,你们也懂……开车?不存在的,这里就是end了~

哄人小短文

ooc注意
依旧文渣
阅读愉快

今天李白生日,叫了大部分王者峡谷的人来庆祝,但还是有几个缺席的,比如经常抢李白野的韩信为了搭理新家没空去庆祝让刘邦去了,以及经常把李白锁着的张良因为看书就忘了这回事而诸葛亮为了陪张良就没去以及等等。

“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李白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和一副卡牌说。

“不想玩”大乔秒回还带了一些嫌弃的口气说

“不玩的走开,我要玩”孙尚香推了下大乔说

“香香,不要这样对待嫂子嘛”刘备扶了下大乔一脸无奈的对大乔道歉“对不起啊,嫂子,你知道香香的脾气的”

“没事,习惯了……”

大概十多分钟整理一下参加人数和不参加人数就开始了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轮,小乔,选了真心话,摸牌,牌内容:说出你的腰围。 然后周瑜就把那张牌烧了

第二轮,孙尚香,选了大冒险,摸牌,牌内容:亲一下你喜欢的人的脸, 然后孙尚香脸红着亲了下刘备。众人表示秀恩爱死得快。

第三轮,刘邦,选了大冒险,摸牌,牌内容:在门口壁咚在场你认为最美丽的女生十秒。

“……………那个,貂蝉失礼了”刘邦深度思考了下对貂蝉说

貂蝉一脸受宠若惊,然后就被刘邦拉出去

刘邦让貂蝉站墙那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手碰在墙上。

一秒…

二秒…

三秒…

四秒…

五秒…

“韩信?!”貂蝉飘了一眼外面刚好看见刚从买完东西准备回家的韩信一脸惊讶的表情,刘邦听到后,秒回头韩信转头就跑,就急着去追,只剩下两袋东西和貂蝉那里。

韩信跑回家立马锁了门留着刘邦在门外。

“雏儿,开门好不好,你听我解释”刘邦在门外猛敲门,韩信也不理他,缩在门口悄无声息的流着眼泪。

这气氛坚持了十五分钟后,敲门声停了外面也没人说话了,韩信擦了下眼泪开门看看人还在不在,结果刚开了一半就被刘邦钻了空子扑在韩信怀里用脚踹关了门

“韩信你听我解释,真的是大冒险输了不信我给李白打电话让他和你说”刘邦死死的抱着不让韩信推开他

“好。”韩信用他那生涩的声音淡淡说个字

刘邦见状立即拿起了手机打电话给李白,刚接通那边传来很大的声音很吵,刘邦急忙的喊“李白你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壁咚貂蝉,不然出大事了”

然后就把电话给韩信

“喂”

“韩信?”

“嗯…”

“你声音怎么怪怪的,感觉像哭过”

“……”

“哦对了,那个刘邦说解释一下,那个今天不是我生日嘛然后我就想玩下真心话大冒险,然后刘邦输了选了大冒险,然后拿中了那啥,那个黄忠帮我把桌子上那个红色牌拿过来……好谢谢,那啥,在门口壁咚在场你认为最漂亮的女生十秒,就这样,不说了我这边要开始了… 嘟”李白解释了下就挂了电话

韩信放下电话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没事”刘邦抬头看着韩信红肿的眼睛就吻了下韩信的侧面一股咸味。

然后吻向了韩信的嘴唇一些水声在嘴那里露出来,直到韩信快没氧气的时候松开,韩信疲惫的躺在地上脸上浮着红晕口还流着两个人的口水,刘邦吻向了韩信的脖子。

“哈……不行,回房间”韩信推了下刘邦却发现推不动。

“向操完这轮先”房间本来就没开灯靠得只是窗帘没挡着的光来看的,较暗的房间看着刘邦的眼睛在发光……









---------------------------------------------------------------------------

急刹车=w=

【亮良】请扩我谢谢

铜雀Samoyed:

为了扩列憋出来的一个文【段子

1957442802

请扩我谢谢,请不要害羞谢谢,不然我怎么扩列。



————


张良发誓,人生要是重来一次,他再也不要来某超人国留学,来到这个HS【Homestay】,和室友say Hi,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男朋友。

此刻张良正趴在床上满脸愤恨,拿着个iPad不知道在刷些什么,嘴里低低念叨着。

“前辈讲些俗人的粗话也好听的紧。”满带调戏意味的话语从上方传来。张良喉咙里挤出了一个气音,听着是不屑的很,也没有再继续那什么什么的低语了。

“干你何事。”张良生气了,张良生气嘴巴就像毒,可有时面对诸葛亮却毒不起来,只能自个儿生闷气,还是诸葛亮瞧着他可怜巴巴那模样,才自认为十分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人计较的给张良赔礼道歉。哦当然那个“可怜巴巴的模样”只是诸葛亮的多层滤镜,实际上生气,尤其是生闷气的张良是非常可怕的。

………

其实张良回想起他初识诸葛亮的场景,没有说什么太多花里胡哨的又是花又是树又是草,也没有国产大型家庭伦理剧里的阿宝色滤镜加持,更没有转角遇到爱情节,有的只是Homestay里简单的家具,还有比家具更为简单的见面礼。

“Hello.”

“你好,我叫诸葛亮。”

这句中文一出来,张良惊讶了片刻,随即展开一个漂亮的微笑:

“你好,我叫张良。”

“好名字。”

“你也不赖。”

张良暗自啐了自个儿一口,不应该惊讶的,看他那模样也不像是别国人,真真是大意了啊。

诸葛亮挑着眉瞧着张良,瞄到他那嫌弃自己的样子也不禁扯起嘴角。

这二人一看简直就是天造地设一对啊。一旁盯着那两人的Homestay主人啧啧称奇,Gay里Gay气。

………

“你买两条Burberry的围巾干什么?”

“前辈你这就不懂了吧,当然是用来戴啊!”

“您可真有钱。”




“你买两双vans黑色经典款干什么?”

“前辈你傻吗?当然是用来穿啊!”

“……人傻钱多。”




“你买两件同样的off white基础喷绘干什么?”

“……”

“别说了!我知道了!您真有钱!”

以上是富家子弟诸葛亮和富家子弟张良的日常对话。

张良真的很不懂诸葛亮,为什么每次买东西都要买双份的。

直到他俩在一起,张良才知道为什么,诸葛亮买东西要买双份。

情侣当然是用同款啦!

同款vans,同款AJ,同款converse,同款Burberry,同款Off white,同款Have a good time。

啥都是同款的。

不过为啥诸葛亮会喜欢have a good time这个牌子啊?

张良看着一柜子的have a good time开始沉思。

诸葛亮说管他呢现在我们都搬出来住了,我喜欢什么就往里面塞什么呗!

诸葛亮在回避话题,张良假装眼神阴翳地推了推眼镜:

“你先别说,为什么每次和我约会都要穿这个牌子的衣服。”

诸葛亮手握成拳放在唇边意思意思咳了几下,脸上浮起了不知名尴尬的红云,眼神飘忽望向另一边:

“前辈可以自己猜猜看喔……”

不猜!我问赵云去!

——

“喂,是赵云吗?”

“诶张良?干啥呀?”

“诸葛亮为什么喜欢have a good time这个牌子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赵云的声音变得有点尴尬。

“他每次约会都和我穿这件,你帮我好生留意一下。”

半晌,电话里传来一阵笑声,由小至大简直洗脑。

“哈哈哈…张良…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为什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己猜一猜吧。”

然后赵云说完就挂了电话。

张良很恼火,他很恼火就要干什么呢?

当然是打电话给刘备啊!

——

行吧张良已经绝望了,打给刘备,打给刘邦,打给韩信,得到的都是同一种结果——大笑。

而且还花了他那么多的话费!

张良就很气。

看见张良生气,诸葛亮心里就有个小疙瘩,只能拿套have a good time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张良求他和自己约会。

——

一路上诸葛亮都在哼着一首歌,张良英语好,况且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立马就听懂了。

"I'll ride my bike to the world"

张良听见这句也跟着轻轻哼下去。

"Down the streets right through the city."

"I'll go everywhere you go,from Chicago to the coast."

“前辈你还不懂这个意思吗?”

张良愣了也不是许久,脸上挂起了一个不清不楚的笑容。

“懂了。”


———END.———



求你们扩我好吗……

早安

日常ooc
日常短文



晚上凌晨三点…
诸葛亮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了家门,一下子体力透支的摔在了地上,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看见了张良急忙跑过来,脸上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前辈……诸葛亮昏睡前唯一想的词…

第二天早上

诸葛亮醒来发现自己在床上,身上不是昨天的衣服而是张良的睡衣,缓缓的坐起来看见旁边坐着睡着的张良,诸葛亮看着张良宁静的睡容。

好可爱……

诸葛亮忍不住去揉了下张良的头发,却弄醒了张良。

“早上好啊,前辈”

“诸葛亮?!”张良吓得坐了起来

“在下看到了哦,前辈昨晚慌张的神态和表情,前辈是担心在下吗?”诸葛亮想逗下张良

“哪有……”张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泛红“为什么昨晚那么晚回?”

“公司有一点事需要去处理所有才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过在下身上的衣服可不是昨天的衣服,前辈,你……”

“我没有……”张良的脸就更加红起来了眼睛也没对视着诸葛亮身体有点缩起来。

“算了,不管这事了,早安,前辈”诸葛亮捏着张良的下巴让他强行抬头,然后张良感觉到唇上软软的。

短暂的轻吻,刚刚离开嘴唇,张良就扑在诸葛亮怀里不肯出来。

诸葛亮回抱着张良,在张良松软的头发蹭蹭。

前辈好可爱……

------End-----

ooc注意
暗恋信和不知心邦
是be(?)
那么内容开始

----韩信日记------


9月14 阳

自从我向刘邦求了个齐王的称号之后,我就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来着刘邦的警戒心,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后来越来越清晰……

我就明白刘邦开始防自己了……不过说来也是刘邦这人本身警戒和多疑的心就很重……

怀疑又怎么样?

反正自己又没有反谋之心不会有事的…

对吧?………


11月23 阴

蒯通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叫我反谋!!居然叫我杀了刘邦!!好想好想好想杀了这家伙!!居然想伤害刘邦!!

好在当时理智还在没杀死那个家伙!杀了的话,刘邦肯定对我疑心加重………

12月1 阳

邻国带军攻打西汉了……

同时刘邦也不出意外的叫我去打这战……

他算信任我吧还是……想借这个机会让别人杀死我?

2月3 阴

我赢了…浑身是伤呢…… 得穿好衣服盖上伤口得行呢……去参加这个邀功宴呢……

咳嗽重了呢……

2月29 阳

我一直没注意的咳嗽咳出血了呢,吓得我立马把大夫叫来。
大夫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咳嗽的。
我说月头邀功宴的前七天
大夫说我中毒了,已经无药可救了,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什么时候中得毒?哦!想起来了那场战我记得一个敌军一手拍在我的伤口上 应该是那个时候中的了……我还以为他那个举动是愚蠢的,现在看来愚蠢的是我……

3月3 阳

我把我一半的兵力上交给了刘邦,他很开心呢……而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能和他相处……真想活久一点陪他久一点呢……

3月4 阳

刘邦叫我陪他喝酒……我很开心 我记得上一次对酒当歌的时间好像是自己被封号之前吧,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喝酒的,求封号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

3月15 阳

边疆出现了判军,反正我时间也不多了,我主动向刘邦求这战由我来防…… 刘邦同意了……走前还对我说了句:希望你能活着回来吧……

明明那么短的一句话我却感觉好像小孩子拿到糖一样开心,可惜我对刘邦说谎了:臣一定会的

半个月的时间……我能打跑敌军可惜我也会死在边疆而已……

离开的晚上,我写了一封信和其他东西裹在一块长布里交给麽麽,告诉她这些东西在刘邦生辰的时候交给他,不准看里面的东西……

---韩信日记完-----

在4月的时候刘邦听见了战胜的信息以及……韩信的死亡信息……

刘邦脸上挂上苦笑,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痛…… 估计是陪他对酒当歌的人不在了吧……

刘邦生辰,皇后、贵妃和刘邦的孩子都给刘邦送上了礼物,最后一个礼物送上去的时候,韩信的麽麽忽然跪在刘邦面前说:“大王,韩将军生前交给麽麽一个包裹说是等大王生辰的时候送给大王”

刘邦一个眼神就让一个公公拿上来放在桌子上,刘邦的心不知道为什么跳的很快,期待?害怕?貌似都不是呢,刘邦拆开了包裹,里面有一封信,一个圣书里面是刘邦给韩信封号的内容还有一些金银珠宝。

那封信,刘邦留到晚上自己一人的时候看。

看完信的刘邦不知道为什么的哭了……

信里写着:

刘季,这是第一次这么称呼你吧,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估计已经死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中毒了,我求你让我参加这场战争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有两个死法:要么被杀死要么毒死。

我为什么不告诉你我中毒的事呢,其一是我不想让你担心,其二嘛就是怕你会不让我参军让我养伤。我可不想做一个不参军的将军。

信心悦你呢,不过你的警戒心让我的心很痛呢,痛到想落泪呢,所以刘季……以后不要再对一个心悦你的人露出警戒心了……太伤人心了………

------End-------


番外

人人都知道韩将军在一场战争死去,却不知道本应该毒死身亡的韩信在毒发昏迷的一分钟被一个名称神医的人救了……

“你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一个声音冰凉凉的响起,穿上的红发男人握了下拳头抬头看着明明是黑色头发刘海却是白色头发的男生

“大夫,你真不知道我是谁吗?”红发男人一直在问他一个问题,他是谁? 结果都没得到个果,因为当初脑部承受了过大的伤害导致了红发男人失去了记忆

“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走了”大夫叹了口气说

红发男人走出了那个大夫的小木屋,他不知道他要去哪不知不觉他走来了一个国家,走入了人群之中,站在一个柳树下,看着这人群的波动,蓝色的眼睛显得很平静。

过了一会一个紫发的男人忽然抓着了红发男人的手

“你是韩信?”紫发男人露出很惊讶的表情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是谁”红发男人甩开了紫发男人的手说

“你失去了记忆?”紫发男人的表情越来越惊讶

“嗯,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我甚至也不知道家在何方”红发男人露出了忧伤的表情。

紫发男人整理了下状态呼了一口气说

“既然你没地方去就来我家吧,我收留你”紫发男人很平静的说

“这样不好吧”红发男人弱弱地说

“没什么不好的,我家蛮大的,哦,对了,初次见面,我叫刘季”

-----番外end-----

喜欢的妖情商低怎么办

严重ooc注意
一个小短文
狗子情商低和发情的茨木


一个前几个月被晴明召唤到非洲寮的大天狗,尽管如此实力已经和早来几个月的茨木童子平等了。

茨木和大天狗每日打斗技,御魂等副本(活动)日久生情,茨木好像喜欢上了大天狗,喜欢上了一直在他身边对酒当歌,攻击的时候落出帅气的一面的大天狗。

某一天的风平浪静的晚上,大天狗有点失眠,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走在静谧的走廊上,看了下庭院中间的樱花树,只剩下树枝了花已经完全掉落了。

快冬天了吧……大天狗心里想着,秋风吹着大天狗的碎发,海蓝色的眼睛在深夜里感觉会发光一样明显的狠。

就在大天狗享受着秋风的温柔抚摸的时候,传来了一阵阵喘气声,声音的来源是大天狗旁边的房间。

是茨木童子的房间………

大天狗拉开了房间的门,看见茨木坐床上落出了洁白的肩膀,身上还流着一滴滴的汗,整个房间充满了色情的气氛。

茨木抬头一看,是大天狗,他没想到那么晚还有妖未眠,不过这也是一个好机会,茨木早想和大天狗的关系更进一步就妩媚的说:“大天狗,我热”然后一手把衣服扯的更下。

说到这话的时候,茨木认为自己说的很直接的时候,大天狗跑出去了!他跑出去了!

在茨木还在凌乱的时候,大天狗一盆冷水泼在茨木的身子……


第二天茨木就感冒了………














---------------------------------
大天狗:这样你就不热了吧。
茨木:真是谢谢你吼!!!

落叶归根(结局)

ooc注意
强行结局
依旧短小
与主线剧情不一样注意
带刀的糖最好吃
有个小番外。

几年过去了……回到了他们相遇的时间点,樱花树依然飘落着细小的樱花… 茨木站在樱花树下伸出手接着了一朵樱花。

这几年他和晴明也不是白过的,他找到了大天狗,他不再流着细长的长发换上了原本属于他的密厚的短发而且也长高了不少,茨木追问他为什么要离开,可惜到最后大天狗也没回答他什么,不,应该说压根没回答他。

茨木和晴明知道了黑晴明和大天狗的阴谋。

“茨木,你在干嘛?”晴明找源博雅做支援对象的时候偶然看见茨木在樱花树下发呆,心里有一点恼火,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发呆。

“没事,我只是在想一些琐事罢了”茨木一下子合上了手掌,眼神忽然变的坚定起来“呐,晴明,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但是在这不能说,我们回屋再说”

晴明半信半疑的跟茨木进去了一个房间。

大战那天………

茨木和晴明解决东青龙、西白虎、以及南朱雀的阴间裂痕封印之后只剩下黑夜山的北玄武了,可是晴明的式神只剩下茨木了,其它都在打守护阴间封印的妖怪中精疲力竭昏过去。

“晴明,这有点难打啊”源博雅看了下昏过去的式神不禁雏起了眉毛语气有点不稳定的说

这场战,谁输谁赢都至关重要可是式神都昏过去让胜算不断的减少,让源博雅心中产生了一丝恐惧。

“没关系,我们现在双方的势力都平等了,他有大天狗,我有茨木童子”晴明拍了下扇子态度和平常一样,说到大天狗又是让晴明一阵心塞。 只在暗中叹了口气,这个大天狗让晴明悔到肠子都青了。

晴明这句话给你源博雅一道安慰,他们走去黑夜山顶的路上看见了一地为黑晴明而死去的妖怪尸体不禁让神乐抓紧了八百比丘尼的衣袖。

“神乐不要看”八百比丘尼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拉着就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很温和的提醒神乐。

晴明和茨木走在最前面,源博雅、八百比丘尼和神乐走在最后面以为突袭什么的,刚走到山顶的时候,源博雅等人被一个结界挡在外头,晴明和茨木在里头试图打破结界却被八百比丘尼摇头,现在晴明的体力和茨木的体力比较重要不能让他们在这里浪费体力。

“怎么回事”源博雅敲打着这个结界,他试过了他破不了这个结界,被敲打的结界传着一层层相似波澜一样的花纹扩大散开。

“看来这个结界的主人好像不想被别人打扰呢”八百比丘尼思考了下然后平淡的说。

“看来黑晴明是想与我单挑”晴明眼神有点摇晃却在眨眼的瞬间又恢复了。

“嗯……注意安全。”八百比丘尼看了一眼结界,这个结界得等到结界的主人削弱的时候才能破到。

晴明点了下头,就与茨木走向山顶,留下源博雅他们在等候。

黑夜山山顶…

“你终于来了呢,晴明”黑晴明背对着晴明和茨木缓缓的说起,黑晴明面前是一个法阵。

“休想复活八岐大蛇”晴明一张符飞了过去想打糊地上的血线,却比一个黑色的翅膀挡住。

“好久不见,晴明”大天狗冰凉凉的说,眼神就想死水一样动都没动。

“大天狗……”茨木叫了下大天狗的名字,然后想了下咬了下嘴唇,想说的话被吞下肚子。

“想阻止黑晴明大人就得过我这关”

“那就得罪了”晴明几个符飞向了大天狗,大天狗一个合翅用翅膀挡下攻击,然后快速飞上天准备放大招,茨木冲到晴明面前一只手按在地上嘴里喊着“地狱之手”
一只铜黑色的大手从地下钻出可惜时记慢了,茨木这边飘起了犀利的风和羽毛。黑晴明在一旁默默念着奇怪的咒语。晴明一个符贴在茨木的背后,那是增强力量的符。
茨木冲锋利的龙卷风冲了出来看见大天狗也受了伤身上还有地狱之手弄得伤口。

“你变强大了呢”茨木刚说完就一个黑炎扔过去。大天狗躲了过去,大天狗的后面是黑晴明。黑晴明没能躲过去也就受到了伤害背后露出来鲜血却依然忍着念奇怪的咒语。

“黑晴明大人!”大天狗关心了下黑晴明只见到黑晴明没理他,一个风袭过去割破了茨木的侧脸。一开始就一直在战斗的茨木又受了龙卷风的攻击终于忍不住吐了口血出来。茨木擦了下嘴角的血然后呸了一声吐出带血丝的口水。

大天狗看见地上的那血迹就咬咬嘴心求八岐大蛇快出来这样他一开始的求的东西就得到了。

忽然黑晴明面前的的血线闪起了光,围着血线里面的地方塌了下去。

八岐大蛇复活了………

茨木一个扬笑冲了上去,大天狗看见冲上了的茨木有点手足无措忘了攻击就眼看着自己一开始想要的妖和自己的“主人”一起掉下那个无底洞。

茨木抱着正在挣扎的黑晴明掉下着

“你疯了吗”黑晴明一边骂着茨木一边挣扎,茨木正在消化自己的强大的法力和生命来阻止八岐大蛇的复活出口。

这是他第一次聪明想到这方法但也是最后一次…

生命结界已经做好了,也表达茨木死了……

大天狗飞下洞试图救茨木却被茨木的结界挡着了,他绝望了… 大天狗飞出洞口准备走的时候,其实他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却被晴明说的好站住了

“茨木生前对我说: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封印黑晴明和八岐大蛇,但是希望你能回到阴阳寮里,他说这是他的心愿,你要遵守吗?”晴明幽幽地说了出来

“………好吧,反正我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大天狗想了下说毕竟是他在乎的人的心愿他又怎么可能不遵守。

十年后……

大天狗坐在樱花树下闭眼养神,听见远处传来笑声里夹着惊讶。

然后起风了一阵温和的风…风吹落了细小的樱花…

“大天狗”晴明叫了一声,大天狗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进入眼中的是一个白色长卷发还长着赤红色的角……

大天狗完全无视了旁边的晴明自己抱起了幼小的茨木。

茨木我终于等到你了。大天狗落下了一滴眼泪,那是一颗等待了十年的眼泪…

“大哥哥你怎么哭了?”茨木用很天真的语气问大天狗

“没什么……只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哭而已”大天狗摇了下头语气很平静。

-------end-------

剧小番外篇

大天狗和茨木当晴明的式神当了三十多年之后,晴明去世了。处理了后事,茨木和大天狗回到了爱宕山。

月亮正在夜空的中央……

茨木站在爱宕山里的一个悬崖看着对面的大江山。

“怎么了不舍得娘家?”一直在找茨木的大天狗看见了茨木站在悬崖看向了大江山的方向便从后面抱着他,也看向了大江山的方向。

灯火通明,看来是为明天的百鬼夜行做准备。

“能不舍得吗,都呆了那么久”茨木单手摸着大天狗的脸,然后微微侧着头身子离开一点这个环抱问“明天的婚礼你弄好了?”

“准备好了,就差你这个新娘子了”大天狗剥开茨木的侧发扶着茨木的脸一个低头吻起了茨木清冷的嘴唇然后缓缓地伸出舌头打开茨木的牙齿,茨木也很配合用舌头和大天狗的戏耍。

吻了一会之后两个妖离开还有一丝银丝挂着嘴边。大天狗准备亲吻茨木的脖子时,茨木一只手捂大天狗的嘴,大天狗满脸迷惑的时候。茨木脸着红,眼神有点恍惚的说“明天我不想起不来床”

大天狗握着茨木的手腕让他离开自己的嘴表达自己要发话然后在茨木耳边轻轻的说

“那明晚干到你的后天才醒”


-----番外end-----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肝不出鸟皮肤怎么办……